活动网 - 全球最有活力的中文活动平台
  • 你好,请登录
  • 免费注册
  • 登录
    X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港独”从何而起,为何而“独”,往何处去?

活动网-东东2019-7-13 23:56 阅读(26549)

文/吴迪

港独,全称香港独立运动。顾名思义,就是妄图把香港特别行政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裂出去,继而建立主权独立国家的举动。其实自回归以来的19年间,港独这个话题一直都没有停止。早在1997年回归之际,香港社会人心浮动,一些网民就曾在部分小范围论坛上提及独立,但就当时香港面对的政治和经济情况,香港独立四个字被绝大多数港人骂做痴心妄想,一笑了之。其应声者寥寥,而后更是销声匿迹。但到了2012年,经历了诸如七一游行、反国民教育风波、新界东北发展计划、光复上水等游行集会和社会运动之后,本土意识和港独势力逐渐抬头,如今更有病毒般蔓延之势。

以反殖反英为初衷的自我意识

如果非要追根溯源,第一次让香港人产生独立这个念头,应当是在半个世纪以前的1946年,当时的香港总督是杨慕琦。杨慕琦(Sir Mark Aitchison Young)是英国资深殖民地官员,曾在锡兰、塞拉利昂、巴勒斯坦、巴巴多斯等英国殖民地任职,1941年获任命为第21任香港总督。杨慕琦任内做的两件最重要的事,一是在他上任后的第三个月,日军入侵香港爆发香港保卫战,杨慕琦亲自签署投降条款致使香港沦陷;其二就是1946年二战结束复任港督后,大胆发表的一份政治制度改革方案,也就是杨慕琦计划。二战期间,港英政府的懦弱无能和中国同胞团结一致英勇抗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哀叹身在殖民地的不幸的同时,也让无数港人对回到祖国怀抱倍增期待。而杨慕琦趁机推出的政改计划,套上一个冠冕堂皇的自治高帽,就是希望借着改革笼络香港民心,淡化香港华人对中国收回香港的心存意念。

与此同时,1946年,联合国决议提出香港、新加坡等所有列强的殖民地属于非自治领土,可以脱离宗主国独立,并于1960年通过了让殖民地自决独立的1514号决议。对于当时对港英政府日益不满的香港人而言,这是摆脱英国高压殖民统治的好机会,令不少香港华人心生动摇,一些港人提出了香港自治(如马文辉创立香港民主自治党)的要求。反殖反英是香港六七十年代的时代记忆,一系列反殖民统治的社会运动激发并壮大了港人的自我意识。但这种自我意识,是由对殖民政府高压政策的强烈不满而产生的 独立意识。,但对于港英政府而言,这和杨慕琦计划中名义上的自治性质截然不同。1972年,刚刚在联合国恢复合法权利的中国第一时间向世界表明态度,香港不是英国的殖民地,而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旦香港独立,失去的不只是祖国,还会同时失去中国人的身份。最终,联合国用99张赞成票对中国坚决的领土统一主张表示强有力的支持。

回归后港独性质发生转变

绝大多数香港人对回归保持着一种积极和乐观态度。回归后,国家对香港发展的大力支持,使香港政治发展和经济民生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和成就。尤其在1998年金融危机时,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向海内外郑重承诺: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给香港金融界打了一剂强心针,也让香港人深切体会到了国家是香港发展最强有力的后盾。然而,过去香港的发展是建立在内地的不发展、不开放的基础上。回归后短短的十几年间,香港对内地的优势不再明显,社会上甚至出现了香港经济过度依赖内地,丧失高度自治的声音,再加上社会制度和文化、价值观及生活习惯各方面的差异,香港和内地之间的摩擦和冲突不断,加深了两地之间的矛盾和裂痕。于是,沉寂许久的港独意识,趁机死灰复燃,在一次次游行抗议活动中,见缝插针为港独摇旗呐喊。少数思想偏激的年轻人,受到港独理论的误导,成为港独的新鲜血液。

实际上,近年来音浪一阵高过一阵的港独,和十几年、乃至几十年前相比,性质已经完全改变了。最早提出港独理念的,是被誉为港独之父的马文辉。他在1946年创立香港民主自治党时,提出所谓促进香港自治政府之实现。初衷是为了推翻英国的殖民统治,为香港人争取恢复中国人身份,获得正当人权发出的诉求。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中央政府提出给予香港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时,马文辉的目的就已经基本实现了。而今在全港四处叫嚣的港独分子,是一群打着本土意识和言论自由的旗号,一味反中央政府,反香港政治体制,公开进行分裂国家行为的害群之马,他们不仅把法制严明的香港搅得乌烟瘴气,还一步步搅乱两地关系,撕裂香港民心。

港独分子的构成

当前祸港乱港的这批港独分子,主要由两类人构成。一类是在港英殖民时期成长起来的被奴化的知识分子。这群人自幼接受西方殖民教育,大多有英联邦国家留学经历,经常以精英阶层自诩,对西方社会盲目崇拜,从根源上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持有本质上的偏见;另一类人处于社会底层,他们大多是对特区政府施政和政策制定心怀不满的普通市民。在他们眼中,一旦既得利益受损,立即归咎于政府管制不力,在所谓精英阶层的鼓吹下,把眼前的一时损失武断的判定为制度和体制问题,甚至偏激的认为香港完全自治才能求发展。

但需要注意的是,第二类鼓吹港独者,并不能简单的和本土主义划等号。极端港独分子和本土主义者的区别在于,港独有明确的政治主张和极强的目的性,即香港自治和香港建国,鼓吹通过公民抗命甚至暴力手段达到分裂国家的目的;而香港的本土主义从根本上讲,是一种对香港社会文化的固守和对内地文化输入的排斥的群体意识。九七大限给香港人带来的恐慌和不安,这种共同命运加速了香港人归属认同,巩固了香港本土意识。近些年来,极端港独思潮的蔓延,令全社会对本土主义是否会发展成为分裂主义表示担忧。毕竟,从单纯排斥内地文化输入到全盘否定内地,其间并不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港独背后的成因

但无论是变质了的本土主义还是港独分裂主义,香港社会被搅扰到当前地步,其背后原因无非有三,其一是港人心理的失衡,其二就是对身份认同的缺失,再有就是外部势力的推动。近年来大陆经济的快速发展让港人心理失衡 ,是造成沉寂许久的港独卷土重来的诱因。香港经济与十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过去,香港领着内地走,现在则要背靠内地。不论港资在内地的竞争力,还是香港的国际竞争力,均不复当年之勇。以GDP而论,1997年,香港和新加坡的GDP差不多,而今新加坡的GDP高于香港最少三分之一。香港与内地关系日益密切,但各阶层从中获益程度相差极大,贫富分化进一步拉开,相比之下,中下层的生活水平反而有所下降。与此同时,内地经济的腾飞,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的赶超,令港人一直以来对内地的优越感不复存在,眼看着港币对人民币的汇率从1:1.46一路降至1:0.81,而港人口中的穷亲戚,如今成了活跃在尖沙咀商铺的VIP顾客。这种心理失衡,让自负的香港人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然而,香港就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在经济压力之下,危机感并没有转换成加快经济发展的动力,反而变成了对香港赤化的担心,变成冲击性的反对力量,把心理失衡化作对政府管制和政治制度的不满,偏激地用港独手段表达内地的负面情绪。

其实自回归以来,香港一直存在着长期的身份认同危机。不少调查研究发现,香港人拥有强烈的自身认同感,无论是狭义或广义地自称为香港人的比率,都比狭义或广义地自称为中国人的比率高出30%左右。香港社会标榜的香港人,是居住在香港、分享香港粤语文化的中国人。只符合其中一个条件的,便算不得香港人,而是中国人。一百多年的殖民统治,淡化了香港民众的国家意识、模糊了国民身份,同时也不断加深对本土意识的自我强化。中央政府越是强烈对港人国家意识的培养,越是令本土化严重的港人产生排斥心理,从2012年轰轰烈烈的反国民教育就可见一斑。对香港人身份的固守和对中国人身份的抵触,令港独思想很容易在单纯的本土意识中蔓延,在本土主义者之间开枝散叶。因此,即便香港主权回归18年有余,人心回归仍任重道远。

除了心理层面的失衡和身份认同感不足,如果没有外部势力的一再推动,港独势力必然不会发展至此。港独不遗余力地要把香港从中国分离出去,恰好可以成为外部势力反中乱港的一枚重要棋子。有了外部势力的资金和资源支持,从热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线,到香港众志、香港民族党,港独组织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从形单影只的打口水战发展到如今走上街头明目张胆的鼓吹暴力。前有反水客闹剧,后有旺角暴乱,手段越来越激烈,口号越来越偏激。不仅如此,港独势力还公然与台独、藏独、疆独等境外分裂势力勾结,更印证了在港独的背后,有外部势力的强力扶植。

香港未来不容港独伤害

面对港独势力的嚣张态势,全港各界都发出了强烈谴责。如果任由港独肆意发展下去,香港的未来将面临何等的窘境。从目前的情况看,港独今后的发展只有两种可能性,其一是在不断壮大的声势中肆意妄为,彻底扰乱香港法制与政制;其二是在全社会的共同抵制下无疾而终。只凭建制派的一厢情愿,港独不仅不会有所收敛,反而会更加变本加厉。继鼓吹港独的香港民族党宣布建党之后,港独分子又在前几日公然发起了所谓的香港自决行动,这群在反中祸港道路上越走越亢奋的偏执狂今后还会有怎样的激进行为,实在让人不敢想象。特区政府停摆、立法会拉布升级、街头暴乱四起……一个用暴力达致独立的妄图,究竟还会给香港带来怎样的破坏和伤害。

港独口口声声要求独立和自治,但细细想来,离开了内地的支持,香港真的能够完全独立的存在和发展吗?香港之所以能熬过100年的殖民统治,之所以能在二战中负隅顽抗,之所以能在金融危机中全身而退,何时曾缺少国家的支援?凭心而论,比起殖民地时代,如今的香港人在《基本法》的保障之下有了更大的权力和自由,对香港而言,没有比一国两制更好的安排了。

香港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绝大多数港人都深爱这片安稳的土地。但社会最大的悲剧,永远都不是坏人嚣张,而是好人过度沉默。究竟是任由港独继续乱港,还是趁现在及时制止回头是岸,主动权其实并不在港独分子,而在广大香港市民的手中。尽管港人素来不喜政治,但面对港独分裂国家的企图和反中乱港的行为,眼看繁荣安定的国际都会被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港独分子搅扰得鸡犬不宁,占据香港主流民意的沉默的大多数到了该发声的时候。少数人造成的政治和经济后果,不该由全香港七百万人来 埋单。沉默并没有让丧失理智的港独势力缓和下来,反而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或许我们现在应该好好反思,如果任凭港独势力肆无忌惮的蔓延下去,我们深爱的香港,是否还能变回曾经那个法制优良、自由安定的家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